咖啡馆

当前位置/ 首页/ 咖啡馆/ 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咖啡馆 > 北京特色咖啡馆-钱粮美树馆

北京特色咖啡馆-钱粮美树馆

    出行之前,我处于工作模式,研究了许多北京咖啡馆网评,计划好了要去几家。等到了北京之后,我完全进入度假状态,感性超越了理性,所以更多的是悠闲随意,并没全按计划走。唯独“钱粮美树馆”,既是计划,又是偶遇。

钱粮美树馆 -- 北京东城区钱粮胡同32号
(钱粮美树馆 -- 北京东城区钱粮胡同32号)

    那天我先去了美术馆后街的一家咖啡馆,咖啡,甜点,和服务生的咖啡素养,都让我有点失望。还好有Wi-Fi,就开始研究下一站去哪里。惊喜地发现“钱粮美树馆”就在附近,走路只要9分钟。

去钱粮美树馆的路
(去钱粮美树馆的路--只要9分钟。但由于我在北京完全没有方向感,结果花了四五倍的时间才找到)

    美树馆藏在胡同深处,要不是回头望了一眼那扇暗绿色的门,我几乎要错过了。推开它沉静的大门,轻轻地飘来空灵的音乐,客人不多,很安静,女咖啡师微笑着望向我...... 她们提供几款常见的意式咖啡和单品滴滤咖啡,自己不烘培豆子,豆子的鲜度大约不超过两个月。两个月,对于咖啡发烧友来说,太长了。一般来说,咖啡最佳风味,是在烤好后的二到五天,之后香气和味道都逐日递减。尤其是深度烘培的咖啡,因为由于烘培时间较长,更多的咖啡油都已经烤到原豆表面,香气和味道散发得更快,保鲜期就更短了。

女咖啡师与工作区
(钱粮美树馆--女咖啡师与工作区)

    尽管如此,我依然点了单品滴滤,深度烘培的曼特宁。​她轻言慢语:“咖啡是要养的。”言下之意,就是咖啡像红酒一样,要养,陈段时间才更香。这与我了解的常识相悖。然而,就凭她说得淡定真诚,我愿一试。

靠窗的长案,微型美树盆栽与藏书
(钱粮美树馆--靠窗的长案,微型美树盆栽与藏书。窗外阳光灿烂)

​    美树馆虽不大,由白墙与绿树和谐分隔成好几个空间,私密性不错。 店里只有两桌客人,里屋有俩闺蜜聊天;外厅有个金发帅哥,一直专注于他的苹果手提电脑。为了大家的空间感,我在窗前的长案前坐下。照例先上来一杯白水,让我荡涤嘴里的杂味,等会儿就好品咖啡了。

    出乎我的意料,女咖啡师拿着刚研磨好的咖啡,走到我跟前。她缓缓转动狭长的咖啡桶,让我细细闻咖啡粉的味道;她向我轻声解释曼特宁的特点与香气。我想我被她的声音和动作催眠了,我轻轻深吸着香气,只记得她提到若有若无的松香。我问她为什么要转动咖啡桶;她说这样咖啡粉会稍稍松动,就有更多的香味传送出来。

滴滤曼特宁咖啡,与窗外美树的倒影
(钱粮美树馆--滴滤曼特宁咖啡,与窗外美树的倒影)

​    过了一会儿,她奉上泡制好的曼特宁。色泽干净明亮,口感醇和平滑。没有再去特别感受它的香气。味道刚刚好,不浓不淡。我只是啜着咖啡,静静观察案头的微型美树盆栽,以及堆放在两头的藏书。一会儿,窗外一阵风起,落叶轻轻飞舞起来,很美的感觉。我突然想起前几日看艾克哈特•托尔(Eckhart Tolle)的《新世界》里的那段:如果能在最简单的东西里看出美感,比如一花开,一叶落,那就是比较接近本心(consciousness)的境界。那一刻,我很庆幸,那天我来到美树馆。

​    之后,本来打算去南锣鼓巷附近的几家咖啡馆转转,但因为在附近的三联书店耽搁了,等到了那里已经华灯初上了。加上南锣鼓巷的热闹劲儿,让我不再有寻访咖啡的兴致。对我来说,一天一家好咖啡馆,足矣!

​    如果去钱粮美树馆,请不用呼朋唤友。因为那里更适合独处。
咖啡商城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