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业界动态/ 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业界动态 > 云南后谷咖啡深陷债务危机 上市计划搁浅

云南后谷咖啡深陷债务危机 上市计划搁浅

云南后谷咖啡深陷债务危机

  作为云南省最大的咖啡企业,后谷咖啡在经历了投资方股权之争之后,再次陷入债务危机。两者间隔仅仅两年,使得后谷咖啡的上市计划再度搁浅。后谷咖啡当年确定的冲刺中国咖啡第一股的梦想不得不再次延长。

  繁荣和落寞总是相伴而生。作为云南省咖啡行业的龙头企业,后谷咖啡的债务危机给看上去欣欣向荣的咖啡产业泼了一盆冷水。事实上,后谷咖啡今日的危机是个风向标,过去几年云南咖啡“大跃进式”发展背后的矛盾正在一一凸显。

  后谷咖啡深陷债务危机

  2月9日,距离2015年的农历春节十天时间,该时段,也正是云南咖啡最繁忙的采收季节。后谷咖啡召集来自全国的数十家媒体举行了一场特别的通气会。通气会的主题叫做“后谷咖啡直面债务危机”。后谷咖啡董事长熊相人坦言:“银行贷款、负债共计20亿元。”

  后谷咖啡母公司宏天集团法定代表人张瑞靖称:“从2010年开始,后谷咖啡就持续有了一些民间借贷,每个月都会有1-2亿元的贷款到期,需要企业进行‘调头’”。

  这一通气会坐实了后谷咖啡深陷债务危机的传闻。事实上,后谷咖啡此举的目的之一就是喊话银行,希望将目前三至六个月的信贷产品期限,直接调整延长到一至两年。

  面对债务危机,后谷咖啡目前可选的两条路,一是不再筹集“调头”资金,在贷款到期之后背上不良贷款记录;二是继续筹集“调头”资金,饮鸩止渴。二者可能出现的两种后果分别是:背上不良贷款记录直接影响公司后续发展;继续借钱“调头”,则让企业永远走不出民间借贷的泥沼。

  不过,张瑞靖在当天的通气会上已经表示:“我们艰难地选择了前者,不再筹集‘调头’资金”。

  在这个艰难的选择背后,后谷咖啡如何面对即将到期的信贷?除了直接喊话银行调整信贷政策之外,熊相人还提出了拯救包括后谷咖啡在内的实体企业的“三招两式”:除了希望金融机构放松对实体企业的信贷政策之外,还希望政府协调企业和债权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以及希望司法机关对实体企业慎重立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后谷咖啡的债务危机也有来自2012年6月份股权纠纷的后遗症。当年股权纠纷的结果是PE退出,不过据了解后谷咖啡的母公司宏天实业为此支付了至少超过三亿元的资金回购股权。

  在当天的通气会上,后谷咖啡方面承认,投资人退出之后,本就资金紧张的后谷咖啡要筹集资金维持企业生存,又要支付投资人股权转让价款,企业贷款不断扩大。尽管企业2013年的销售收入达到11亿元,2014年达到15亿元,但是由于信贷结构的不合理,企业借钱调头还贷的费用已经高达上亿元。

  矛盾1

  步子迈得太大

  尽管后谷咖啡掌门人熊相人将此次后谷咖啡的债务危机归结为银行信贷政策的不合理,但他面对记者的提问也承认,此次债务危机有其企业内部的原因。

  熊相人说:“造成这次债务危机从企业内部的原因来看,是我们步子迈得太大,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基地发展太快,几年间流转了数十万亩林权,但这些基地没办法迅速实现造血功能,我们应该根据市场的销售进行合理的发展。”

  矛盾2

  咖啡种植面积快速增长

  目前,后谷咖啡已经拥有咖啡基地27万亩,前不久举办的第四届中国芒市(国际)咖啡文化节发布会上,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功勤透露:“截至目前,云南咖啡种植面积已经超过160万亩,这一采收季云南咖啡产量预计将超过12万吨。”

  这意味着后谷咖啡的咖啡基地占到了整个云南省咖啡基地的17%左右。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不仅仅是后谷咖啡,整个云南咖啡在种植上也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云南省的咖啡种植面积已经超过了100万亩,提前完成了《云南省咖啡产业发展规划(2010-2020)》的目标。而上述规划指出“围绕把我省建设成为世界优质咖啡豆原料基地、全国最大的精加工工业生产基地和贸易中心的总体目标……到2015年云南省全省咖啡种植面积发展到100万亩,到2020年全省咖啡种植面积稳定在150万亩左右。”

  显然,云南省的咖啡种植面积实际上已经超过了2020年的规划。2008年,云南省咖啡种植面积还仅有39万亩,但过去几年,咖啡种植面积都以每年10万亩以上的速度在增长,特别是2013年,咖啡种植面积已经从2012年的100万亩增加到了2013年的突破140万亩。

  矛盾3

  市场推广和品牌推广步伐较慢

  在咖啡种植“大跃进式”发展的背后是,云南省的咖啡认知度,特别是品牌认知并不如预想中顺利。

  熊相人承认,后谷咖啡过去几年在咖啡种植方面的发展并不理性,在大力发展种植面积之后,市场推广和品牌推广步伐较慢,销售额的增长支撑不了银行贷款的增长,公司对银行依赖较强。

  后谷咖啡的发展和整个云南咖啡产业的发展如出一辙——在拼命发展种植基地的同时忽略市场和品牌的建设。而后谷咖啡此次的债务危机,也让云南整个咖啡行业的矛盾更加凸显。

  不仅仅是后谷咖啡,最近几年新晋的咖啡种植企业凌丰咖啡也因为前期大力发展种植而面临着巨大的债务压力。

  因为债务缠身,后谷咖啡很有可能放缓速溶咖啡生产线的建设,而新采收季的到来,与后谷咖啡相关的30万咖农或许也将受到影响。

  尽管承认此次债务危机是因为种植扩张太快,但熊相人仍然坚信,云南的咖啡种植面积发展速度并没有什么不妥,他的理由是:和全球相比,云南的咖啡面积仍然太小。

  不过,在众多行业人士看来,受此次债务危机影响,后谷咖啡在未来一段时期的发展将减速,云南整个咖啡产业或许也将减速。

标签: 云南 债务 危机
咖啡商城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