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广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 > 品牌故事 >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

责任编辑:小咖C02 来源:咖啡及健康 发布时间:2019-07-08 14:54:40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

  在云南省大理市宾川县,有一个隐秘的小山村,整个村子被一片绿树掩映,走近村子,你会发现这些绿树几乎全是咖啡树。穿过层层包围的咖啡林,才能走进村子,村里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种的都是咖啡树。

  这个村子叫茱苦拉,咖啡树第一次在中国土地上出现,就是在这里。

  01、历史渊源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2

  1904年, 法国天主教传教士田德能,接到教会大理教区的安排,他要带着另一个法国教士鲁鸿儒、一个中国仆从邓培根,到大理管辖范围内的宾川地区,去宣扬主的意志。田德能和鲁鸿儒,都是他们取的中国名字。

  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中,除了《圣经》、随身衣物、一些生产工具和药品外,还有经过越南时选购的咖啡豆和咖啡苗——因为田德能酷爱喝咖啡。尽管自19世纪早期起,法国人已经在越南和老挝种上了咖啡,但在中国大理的传教士因为交通不便,还是时常喝不上新鲜咖啡。

  带着将上帝福音进入最遥远地方的信念,或许还有寻找合适咖啡种植地的念头,三人蜿蜒爬行于宾川的崇山峻岭间。

  双腿裹着泥土的田德能三人, 走了一百多公里,行至鱼泡江边的一个小山坳,看到一个依山而建的小山村。整个村子被绿树掩映,村前是层层深浅不一的绿色梯田,远望过去还可看见挂在天边的云霞。

  神父决定在这个世外桃源留下来传教。他在村外按着这里房屋的样子,建了一座青瓦白墙的教堂。教堂外种下了带来的咖啡苗,他并不知道,这些咖啡幼苗的祖先,竟然可以追溯到1715年荷兰咖啡商送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那株咖啡苗。

  带着“贵族”血统的咖啡幼苗来到云南后,仿若找到故乡的感觉,马上适应了红土高原的海拔、土壤、气温、降水量,慢慢孕育成一片咖啡林。而田神父的传教事业也渐入佳境。

  当时,鱼泡江地区东升“顺江王”张邑清飞扬跋扈,强占土地和人口,民愤极大。彝族杞干文等人请田德能帮助诉讼,作为报酬,官司打赢后田德能获得了很多田产,天主教徒也很快发展到数百人。

  在传教之余,田德能也在精心培育着这些咖啡树。除了自己饮用咖啡,还供给大理的天主教堂。然而好景不长,4年后,宾川发生了教案,田神父被迫离开了茱苦拉。

  02、云南往事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3

  到了民国时期,天主教会仍然派出了许神父、顾神父和段神父来到宾川,这些传教士教会了村民念《圣经》,办了一所教会小学,还带来篮球。传教士虽然不同,但都爱喝咖啡,他们不断继续育苗,扩大着咖啡树的领地。

  但茱苦拉的咖啡仅仅只是供给教士饮用,还有当地的村民,他们随着神父喜欢上了咖啡, 直到今天,这个偏僻的中国西南农村,家里给客人喝的,仍然是咖啡,他们会在自己煮饭的大铁锅里焙炒,然后在磨面的石磨上磨细咖啡粉,最后就像煮土耳其咖啡一样,用纱布包起来在茶壶里煮。

  茱古拉的彝语名叫做“若客来”,也许它的发音跟法语(CHocolat,巧克力)非常相近,田德能才会给它取了一个法兰西味的村名。中国第一株咖啡,就是两个文化不经意碰面下种下的,在动荡的20世纪,这仅仅是中国被拉扯进世界体系的一个小细节。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4

  与世隔绝的小村子就这样与咖啡结缘。而外面的世界,云南城市里的咖啡回忆,却以另一种方式书写。

  就在田德能种下咖啡后第二年,他的法国同乡们,在蒙自开设了云南的第一个咖啡吧。1887年,中法战争结束后,清政府与法国签订合约,被迫将云南蒙自开放为通商口岸。这是云南最早的通商口岸,很快吸引了外国商人,法国、英国、美国、日本、意大利、德国和希腊的洋行相继在这里落地,甚至包括当时出名的美国美孚公司、英美烟草公司和巴黎百货公司。

  许多舶来品也因此随着而来,比如“洋老咪”(蒙自称呼外国人的方言)们最爱喝的咖啡。位于滇越铁路车站的“滇越铁路酒吧间”就是这个时候的产物。

  虽名为酒吧,实际上它还出售咖啡,这种做法正来源于法国,法国咖啡馆的特点正是咖啡馆和小酒馆的混合产物。直到今天,昆明、丽江、大理等地许多老外开的咖啡馆依然是白天卖咖啡,晚上就成为背包客们聚会喝啤酒的地方。

  这还只是日后蒙自咖啡流行的开端。1938年, 中日战争爆发,北大、清华和南开组成了赫赫有名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南迁至昆明,由于校舍紧张,就把文学院与法学院迁于蒙自。当时闻一多 、陈寅恪、陈岱孙、钱穆、吴宓、郑天挺等著名学者,都住在蒙自南湖边的哥胪士酒店,这是一栋黄墙白瓦,有着大大百叶窗的法式建筑。

  由流落到此的越南侨民开设的“南美咖啡馆”是联大学生最喜欢光顾的咖啡馆之一,据说当年有个越南少女在此弹奏独弦琴,曾引来了不少崇拜者,还有人为她作词一首:“故国悲咽语,南疆懒化妆,凝眉泪转九回肠,愁对天涯,无语话沧桑。”忧虑的独弦琴,飘香的咖啡味,才子的题词,是大后方云南苦闷宁静的写照。

  当时的昆明,还有一家传奇的越南咖啡馆,位于老昆明金碧路金马碧鸡坊一带的“新越西餐馆”(后改名为“南来盛”)。老板是位漂亮的单身越南女子,叫做阮民宣,据说是越南的太原望族。新鲜研磨咖啡正是这里的招牌,咖啡豆来自于越南,也许还有一些云南本地的阿拉比卡咖啡,由于味道正宗,爱国华侨陈嘉庚曾是这里的常客,沈从文在这里宴请过胡适,周恩来也在这里喝过咖啡,认为味道与他青年时期留学法国时相差无几。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5

  在自己的咖啡馆,阮民宣还结识了同胞——胡志明,未来的越共总书记。1940年,胡志明进入昆明,与范文同、武元甲共同成立了越共“海外部”。当时,胡志明的公开身份,就是“新越”的面包师。

  混乱的年月里,一个弱女子敢于导演出这种电影才有的情节,堪称传奇。而她泡制的咖啡和她的故事,也让老昆明人唏嘘不已,直到1980年代,这里依然顾客爆满。早晨,昆明人一大早就穿着拖鞋,打着哈欠到这里喝咖啡,他们不是民国时养成习惯的老人,就是归国的华侨。

  2009年,随着城市改造,这家传奇老店彻底消失在昆明人的视线里。

  03、走向世界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6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茱苦拉的村民还依然在种着咖啡,喝着咖啡。那时,一斤咖啡可以换两斤盐,于是村长李福生发动村民大面积种植咖啡,最多时咖啡树多达60多亩。

  但除了拿去换盐,以及供给宾川太和农场外,茱苦拉就不再为外人所知,甚至今天当云南开始大面积种植咖啡时,人们依然遗忘了茱苦拉。

  1950年代, 爱国华侨梁金山回到家乡,希望大力推广咖啡种植,他还从南亚引进了新的咖啡苗。梁最早是到缅甸做生意,23岁时,他与英国殖民政府当局合资办银厂,并受到英国女王褒奖,特召其到伦敦,赠给他左轮手枪一把、猎枪两支、银刀一把。

  在抗日战争时期,这个传奇商人还多次出资,捐助国军战斗。正是在他的财力支持下,云南技术人员培育出了高产的潞江坝小粒咖啡,他还将自己出产的咖啡样品寄送给他的老朋友何香凝,后者收到后回信:“咖啡味道极好,蒙你的盛情款待,十分感谢。”

  当时,潞江坝曾产出咖啡豆21万公斤。在1950年代中期,云南咖啡种植面积一度达4000公顷。遗憾的是,1960年代以后,中苏关系破裂,4000亩咖啡园被人为搁荒或改种了其他农作物。

  直到“文革”结束,整个云南只有滇缅公路路边,或者农家的庭院,还能看到咖啡树影子。偏僻的茱古拉村因为地理原因,田神父种下的咖啡树,有24棵得以保存。

  这些咖啡树苗一直在静静沉睡,等待着唤醒它们的人。这个任务后来落到包德身上,他是雀巢派来普洱培训咖农的第一任农艺师。1988年, 雀巢公司为了降低南美洲咖啡种植基地对咖啡价格的影响,将目光从世界种植咖啡的第一大国巴西,转移到与咖啡之乡古巴同一纬度的普洱。

  但普洱农民不像大理宾川,或者德宏的农民,祖辈上有人同咖啡打过交道 。为了让农民种咖啡,包德往往要从什么是咖啡说起。

  而他在宁洱县梅子枧河和德化小黑江红星坝种下第一棵咖啡树,共70亩咖啡试验田也由于缺乏管理经验、施肥不当,随后出现了大量死亡的现象。直到1990年,宁洱县的咖啡才达到雀巢总部规定的标准。

  有人说,雀巢的专家是从茱古拉村的老树苗里,提取了其波邦和铁皮卡的优秀基因,才得以成功。

  但是,自古饮茶的普洱农民仍然不喜爱种这种他们不喝的东西,因为觉得没有经济价值。于是,雀巢与当地政府签订了一个长达14年的协议,并在这份协议中承诺:雀巢按照美国现货市场的价格收购咖啡,作为农民利益的保障,上不封顶,而下设最低收购价格。

  跨国集团的刺激,终于复苏了云南咖啡种植,至1997年末,云南咖啡种植面积已达7800公顷,产量占全国的83%。同一年,北京的雕刻时光咖啡馆正式开业,中国城市中产阶层逐渐兴起,咖啡成为城市白领新的生活方式。更多跨国集团包括麦斯威尔、星巴克,也来到了云南。这个时期的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渐渐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小小云南咖啡豆就是见证者 。

  如今100年过去了,田德能恐怕也想不到,自己的传教事业因历史而中断了,但他带来的咖啡却随着时光留存下来。

  04、世外桃源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7

  田神父不仅教村民们种咖啡树,同时也教会了朱苦拉村的人们制作咖啡的工艺。

  方法很简单:每年冬天,将成熟的咖啡果子采摘回来,用木板或砖头磨去第一层外皮;将果子放在烈日下暴晒半个月左右;晒干了,用手剥或用打谷机褪皮;将豆子放进锅里炒熟,至香味出;最后才将炒好的豆子放进石磨里,磨成的粉,就是可以喝的咖啡了。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8

  村民煮咖啡的方式也很让人开眼,将研磨好的咖啡粉像煮土耳其咖啡一样,用纱布包起来在铝制水壶里煮沸,然后稍微焖一下,便可以倒出来喝了,咖啡的汤色浓稠得就像豆浆一样。如此原始的咖啡加工场景,简直就像是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中的一场“下午茶”。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9

  在朱苦拉,喝咖啡就是一种生活习惯,不像城市里那么讲究。在这个村子只要哪家办喜酒,每个桌子上必然少不了的就是一壶咖啡,大家都用碗喝。

  村民们自制的咖啡不需要提纯,主要是人们没有相关的机械设备,也无法掌握到相关的技术,所以只能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

  这样做出来的咖啡,自然没有正规企业生产出来的纯正,但的确是原汁原味的咖啡,不算苦,即使不加糖也能喝。

云南小村庄里收录着咖啡的百年记忆10

  朱苦拉村的咖啡收获季会从12月下旬一直延续到来年的3月,村中的彝族老人经常会身手敏捷地爬到树上去摘咖啡,这样的咖啡采摘场景估计在全世界都不多见。

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源:XXX(非国际咖啡品牌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星巴克(Starbucks)是美国一家连锁咖啡公司的名称,1971年成立,... [详细]

2019年6月26日,云南苦之道咖啡有限公... [详细]
厄瓜多尔《快报》6月24日报道,厄前总... [详细]
瑞幸新零售模式本质是通过对门店、人... [详细]
日本丸红株式会社预计将为位于越南巴... [详细]
咖啡豆期货价格一路走低,甚至在上周... [详细]